默认分类

默认分类

默认分类
基础知识

基础知识

基础知识
产品与技术

产品与技术

产品与技术
解决方案

解决方案

解决方案

杭州安防往事:18年的暗战与复仇史 置顶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01 次浏览 • 2020-05-21 10:12 • 来自相关话题

十八年之后,杭州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全球安防之都!根据权威市场研究机构IHS 发布《2018全球视频监控信息服务报告》数据显示,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之中,拥有上千安防企业的杭州,仅仅是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宇视科技三家,就分别占据了以全球市 ...查看全部

十八年之后,杭州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全球安防之都!

根据权威市场研究机构IHS 发布《2018全球视频监控信息服务报告》数据显示,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之中,拥有上千安防企业的杭州,仅仅是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宇视科技三家,就分别占据了以全球市场份额的37.94%、17.02%与2.8%,合计占市场总额近60%。

回首过往的十八年,从2001年的3月和11月大华、海康相继成立,开启杭州安防从0到1 的新时代,到2016 G20峰会,海大宇轮番登场,正式奠定杭州的安防之都地位,再到如今AI物联网时代的坚定转身,阿里、华为强势杀入行业搅起一池浑水。杭州安防十八年来的发展既是技术助推的一次漫长产业大迭代,也是一个高端产能淘汰落后手工作坊的时代微缩影。

期间,复仇、斗争、崛起、争端交杂期间,故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技术迭代、经济改革、产业融合大势交替而生,市场不停向前。

尽管当前,市场已经初步定型,但是杭州究竟经历了怎样崛起才超越深圳成为今日的全球安防之都?从0到1,海康与大华,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今日安防行业的双子星?与此同时,大立、宇视、雄迈,这些同样出身杭州的安防企业,他们又是怎样在这个江湖中树立起自己的地位,并深刻的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发展的?在讲完了华为的安防故事后,我们将目光锁定在了杭州这片安防产业的热土。

要讲清楚杭州安防这十八年来的故事,那么胡扬忠、傅利泉、张鹏国、陈卫东、龚虹嘉、王增锹、陈晋生……这些或国字头出身,或草根起家、或带着文士色彩、或出身名门的、或满身非议的风云人物便是其中难以绕开的主角人物。

通过对他们的走访以及对企业历史挖掘,我们发现在这样一个技术与战争贯穿的浓缩版中国商业江湖中,这些故事,不仅足够精彩,也足够具有代表性。

了解他们曾经的挣扎与努力,才能理解他们如今的光辉与迷茫,更进一步,十八年来的杭州安防往事,正是我们看懂中国安防格局的一面镜子,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究竟是什么在一直推动着这个行业的进步,又是谁在深刻的影响着这个行业的发展。

一、2001-2008,群雄并起,海康、大华,少年始长成
2001年11月23日,初冬,天气微凉,杭州马塍路36号中电科办公室里,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2年的52所副总工程师胡扬忠迎来了他新的身份,中电科旗下子公司海康威视的总经理。

这是一家刚刚成立的安防企业,算上总经理胡扬忠在内,也仅有28人,全数都是52所研发出身。资本组成方面,这家企业还是一个混合所有制经营模式的试验田。它由中电科与时任德生收音机创始人龚虹嘉共同出资成立,一个出资255万占股51%,一个出资245万占股49%,长期以来两者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与利益分配。

这两股力量与风格互相交错,让海康威视的前行途中,既有着国资控股带来的市场谈判时的底气,也有中电科长期研发带来的技术积累,同时还有个人二股东赋予的体制之外的灵活。在后来的发展中,这两大背景带来的优势相继显现,成为海康威视日后在监控视频领域称霸的重要制度支撑。

这是一场即使在当时也算不上轰动的改制,但透过时代变化、产业革新的洪流回溯,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发现,在海康威视成立的2001年,于中国经济变革,于自主安防行业发展无疑都是盘古开天辟地的一年。

时代层面,四年前首次提出混合所有制概念在这一年正式拉开改革的大幕,各大事业单位都开始了关于未来盈利方向的积极思考。

产业层面,美国的911事件,成为了各国政府的背后的一根芒刺,让视频监控的被重视程度以及需求陡然剧增。国内,正在掀起一阵由数字信号技术取代模拟信号技术的产品更新换代浪潮,最直观的的体现就是硬盘式录像机正在快速吞食着属于磁带式摄录像机的市场份额。

安防龙头的壮大,产业集群的形成、数字化浪潮的开端,正是在这一年,于杭州埋下了曲折的伏笔。

身处这样的时代与产业背景之下,总是分外容易出现英雄。

这一天,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从两公里外西湖吹来的微冷空气并没有让胡扬忠的心情有一丝的放松,机遇与竞争同时赶来,让他既兴奋又紧张。

兴奋来自行业的利好,2001年,仅仅在杭州,就相继诞生了三家日后在国内安防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龙头企业——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大立科技。

紧张则来自于对于这种混合经营模式的位置,以及对于强敌的忌惮。在1300公里之外,国内最先享受到改革开放红利的深圳,早已凭借着港口优势以及发达的电子制造业基础,稳稳的扎入这个行业,形成上至外国产品代理,下至低端零部件生产一条龙的产业集群效应。

事实上,胡扬忠的紧张并非个例,与海康技术同时期成立的浙江大华董事长傅利泉,直接赌上了身家来押注这一场安防行业由数字信号技术取代模拟信号技术掀起的行业洗牌。

2001年3月,草根出身已经有过一次创业经验的傅利泉与他的妻子陈爱玲、校友朱江明三位自然人共同出资50万正式宣告了如今大华股份的前身杭州大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这是一家完全由自然人控股的民企,它足够灵活,对盈利的需求也足够强烈,创始人大胆、逐利、具有开创性的风格也深深影响着这家企业的发展。

而两家企业截然不同的股权模式与企业性质也深深的影响了这两家企业日后的发展。

在后来的2009年,大华上市满一周年后,部分核心技术骨干以及高管因为利益分配最终出走,形成了中国安防行业的雄迈系等重要角色。

海康这厢,当年早在入股海康之前,海康威视的二股东龚虹嘉已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通过创办德生通用电器公司做到了当时收音机领域的全国第一,积累起了丰厚的原始资本,同时拥有了海康威视所急需的视频编解码技术,也因此凭借着资本与技术的力量一跃成为了当时能与国企共同开创时代的变革者。

而在入股后,他又选择在2007年海康上市前夕一散千金,将自己手中海康威视15%的股份以原始价格分与众部。这样的江湖义气与传奇经历的重重叠加,让他成为了日后在海康历史甚至中国安防历史上都留下了一笔浓墨重彩的风云人物。

不过这些且是后话。当年的海康、大华之所以在成立不久后便快速一炮而红赚得盆满钵满,主要还是依靠了2002年前后的硬盘录像机取代磁带的数字化变革机遇。

时代与技术赋予了海康与大华趁势崛起的机会,日后他们能够站在浪潮之巅,与这一次变革密不可分。

2002年,大华研发了国内第一台音、视频同步的8路嵌入式硬盘录像机。这在当时的国内还尚属少见,但即使是傅利泉自己也未想到,这一款产品可以这么快一炮而红,让大华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企业一下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趁着大好的形势,傅利泉立下豪言:3年达成5亿销售额,5年实现10亿销售额。而就在四年前的1998年,当时的业内人士与专家一致认为,对安防企业而言,6000万就已经是个几乎不可能再突破的门槛了。谁曾想,仅仅四年时间,上限就被翻了几番,而且还不止是一家企业。

一开始主要出售板卡、DVR的海康在这一段时间也是忙得团团转,甚至到了2002年的大年初二,胡扬忠等一群人还都在办公室里讨论着产品的研发以及进度,心有戚戚焉的猜测未来的市场反应。

与大华几乎同步,2002年7月开始,贴有海康威视牌子的安防产品被大量投放市场,并立刻引发行业轰动。

后来回顾起这段创业时光的时候,胡扬忠总结:当初创业“没有什么高大上,很土,就是找口饭吃”而之所以能够发展至今“就是运气比较好一点,正好在适当的时候,做了一些适当的事情,赶上了浪潮。”

所谓在浪潮中做了正确的事情,概括来说,可以分为三次:一次是数字化浪潮所带来的崛起的机遇,一次是房地产、平安城市等基建热潮带来的市场需求激增,还有一次则是网络高清化时代来临所带来的地位的进一步稳固。

但事实上,运气与技术助推带来的行业变革是一方面,企业创始人个人的眼光与个性也同样决定了企业的发展。如果说大华第一阶段的崛起是赶上了2002年数字化浪潮的机遇,那么第二次的爆发则来自于其创始人的果决与判断。

2004-2007年间,正逢全国房地产开发以及平安城市建设的初期阶段,因为断定这两波同时到来的浪潮会带来巨大的视频监控红利,大华创始人傅利泉夫妇一举卖掉了在杭州价值总共一千多万的五套房子以及两个地下车位,妻子陈爱玲还向亲朋好友,一举借了三千多万的巨款,将资金一举投入到了大华的生产与研发之中。

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大华两次增资,一举将大华的注册资本从1080万元推到了5000万元,并引入了吴军、王增锹等人入股,成为企业核心高管。

借着这两股浪潮汹涌而来,具有高度质量保障以及研发实力的杭州安防企业们在这几年间迅速抬头。尤其是具有国资背景的海康更是一路狂飙,短短几年便拿下了国内监控设备的龙头地位。

接着到了2008年,这一年政府层面正式肯定杭州安防企业们所带来的效应与改变,杭州被公安部列为全国“报警与监控工作示范城市”,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专门作了“杭州应打响‘品质安防、杭州创造’品牌”的批示。这一年,杭州安防在政府的号召与宣传下,正式与品质挂钩,成为中国安防行业继深圳之后的又一代言人。

也同样在这一年的2月以及5月,位于杭州的安防企业大立科技以及大华股份相继上市,次年,银江股份上市,2010年海康上市,接二连三的捷报频传正式开启了属于杭州安防企业的上市热潮。

二、2009-2014:杭州与深圳,安防双城之战
一定时间内市场的容量总是有限的,有人崛起,也就自然有人没落。从2008年杭州派开始显露锋芒后,安防老玩家深圳与新势力杭州之间,便开启了长达数年的“安防之都”双城之战。

这一时期,国内安防行业80%以上的产值都集中在了三大帮派中: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以杭州为代表的长三角以及以天津为主力的环渤海地区。

其中,天津一派主要注重集成与工程落地,在安防产品的制造上略显不足。

杭州一派成长最为迅速,短短八年便从无到有,并孕育出海康威视、大华、大立等代表性企业,成为全国乃至全球安防势力中的佼佼者。

不过这时候,真正的第一大帮派还依旧属于深圳。得益于得天独厚的电子加工以及进出口港口、外企代工优势,深圳安防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成长了起来。而截止2009年12月,深圳市安防企业数量已经高达近4300家,其中38家位列中国安防百强,53家企业年销售额破亿。全市安防产值605亿人民币,约占全国市场一半的份额,全国60%以上二代安防产品经此出口到全球各地。

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这时候的深圳安防,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毫不为过。

但殊不知,变革也正发生在深圳派的高光时刻——2009年。

这一年,一个关于“全球安防看中国,中国安防看华东”的说法开始甚嚣尘上,并不在数量占优的杭州企业,正在以质量发起反攻,将三足鼎立的格局逐渐向双雄争霸的方向迈去。

2010年7月,国际权威调查机构IMS发布的“全球CCTV和视频监控设备市场调查报告”显示,海康威视DVR产品继续保持全球市场占有率第1的位置;CCTV和视频监控类别市场中,海康威视则从前一年的第9提升到了第5。

2011年,海康威视跃居CCTV和视频监控类别市场第一,并从这一年直到2018,连续八年在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蝉联第一。

同年,同样位于杭州的宇视在张鹏国的带领下从新华三独立,并在日后与同属于杭州的大立科技、雄迈轮流坐上了行业第三把交椅的位子。

到了2013年,全国的安防设备70%的产值都已聚集在杭州的一千多家企业中,行业的头两把交椅也稳稳的占据在杭州的海康威视、大华手中。

与落后相伴而来还有淘汰。

从2014年起,安防市场的中小企业倒闭浪潮越演越烈,珠三角地区尤为明显。根据中国安防网数据显示,2015至2016年期间,安防生产商数量由8400家降至7000家。营收过亿的企业占比却由不到1%上升至9%,并且主要集中在杭州一带,1000万以下营收的小企业则由97%降至56%。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成为这一时期的市场的主旋律。

如今回看这段历史,当年两大“安防之都”的PK,在这一时期科技将其总结归结为高端生产力与落后产能之间的博弈。杭州企业重研发、重质量,而深圳企业数量多,以低价狠砸低端市场。随着这几年里国家级项目天眼、雪亮工程招标以及市场对品质的追求提升,两大方式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深圳安防协会下设中安网主编刁树榜回忆起这段时光时,曾经表示:

“深圳一家普通的安防企业为例,它的研发团队一个月的投入在10万-20万,就是发工资养几个工程师,而这个企业一个月的投入资金在150—200万,这样算下来研发占都10%不到。深圳的企业只能做低端的产品,无法达到高端项目的要求,如一些政府项目,这样就落后了。”

至此,一场关于杭州与深圳,“安防之都”的双城之战暂时告一段落,凭借着对技术的重视以及对高端市场的坚守,杭州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取代深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安防之都,扛起了关于市场份额以及技术发展的两面大旗。

三、2014-2016:江湖混战,谁是英雄?
如果说2009年至2014年这五年多的竞争决定了杭州与深圳究竟谁才是中国安防之都,那么接下来的2014-2016两年多时间则决定了究竟谁才是行业真正的第三。

围绕此,江湖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

其一是大华上市后,核心高管出走创业带来的一系列市场变动以及竞争;其二则是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

1、大华系的派系乱斗
关于大华系的乱斗,故事我们就从大华上市一年后2009年6月的核心高管离职潮说起。

还记得2004年的那次大华股份增资吗?在这一次增资中,大华的大股东中多了一位名叫王增锹的人,通过一百五十万增资,王增锹一举获得了大华5%的总股本,并成为了当时大华股份的公司董事、总经理。

但是在大华上市之后,由于派系斗争等问题,大华内部开启了一大波高管套现离职潮。第一位出走的就是曾长期担任大华股份总经理、时任公司副董事长的王增锹。

2009年6月1日,大华股份上市刚满一年不久,王增锹闪电辞职。而在他辞职前的5月21日至26日几天内,刚刚股票解禁的王增锹分三次抛售了他手中当时可减持的大华股份所有份额,套现2082.73万元离场。

在王增锹闪辞与傅利泉分道扬镳的同时,王增锹还相继挖走了曾在大华股份担任安防总经理职位的罗军 、华威平等人,并在当年十二月成立杭州智诺英特科技有限公司,与大华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王增锹的套现离职以及独立创业就像是被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接着又引发了一系列大华核心员工的出走。其中,叫得上名字的核心人物就又不下十位。

但最知名的还要属以放弃大华期权,签下竞业限制协议的陈晋生。离开大华不久,他便相继成立雄迈、巨峰、视护、启航等企业,并引入许多深圳企业入股,成为名赫一时的雄迈系企业,产业链则覆盖了从自主芯片到系统集成几乎全流程,一度剑指行业老三的位置。

最终,靠着从大华挖来的技术以及资金的大幅投入,雄迈相继将朗朗、通力以及同是大华出走的智诺等一众企业拉下马,并在DVR方案、IP模组等领域低端市场上称霸一方。

一时间,大华派系内部之间彼此的跳槽挖墙脚频频爆出。而这一大华派系出走潮事件则直接影响到了日后中国安防产业发展的两大重要方向。

首先是关于谁是第一,海康威视与大华之间的差距正是在这时起逐渐越拉越大。

其次是关于中国安防产业细分领域企业之间的竞争。雄迈的成立与飞速发展,一时间成为了中国的低端IPC模组市场的一匹黑马,市场竞争也随之变得白热化。

2014年4月22日,深圳福永镇的宝利来国际大酒店的四楼宴会厅中人群往来熙攘,许多安防界人士都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前来一睹这个敢和大华叫板的安防黑马——雄迈,究竟何方神圣。

但到了四楼之后,前来参会的嘉宾纷纷驻足在了门口面面相觑——同一个酒店场地同一时间,眼前的是一块雄迈“开放与分享”新品发布会的指示牌提示大家向前走,一抬头又是一块“中维尚维海思方案交流会”的指示牌也在提示嘉宾往前走。

走廊中的嘉宾一头雾水的看着两家积怨已久的企业员工之间彼此紧张的气氛与互相看不顺眼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两个仇家要对台打擂,而自己,只是看客。

2009年,雄迈初出茅庐挑软柿子捏时,曾强悍杀入杭州朗朗的华南低端市场,间接导致了朗朗后来的解体。但谁曾想,部分从朗朗离职的高管在后来便加入了济南中维,并在华南地区有针对性的与雄迈系企业的客户进行频繁互动。

到了2014年4月22日,双方正面冲突爆发。与雄迈同在一个场地之中,中维的发布会主讲人正是此前从朗朗离职的高管金丹。

一瞬间火花噼里啪啦,让人目不暇接。但谁也想不到,这还远远不到高潮。在看客们观赏完了两个仇家的精彩表演之后,总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对了,是瓜子,还有好酒好菜!

就在中维与雄迈发布会场地的不远处一家酒店,深圳天视通大收鱼翁之利在此处摆起了酒席宴请宾客来一尽地主之谊,刚一落座,宾客们会心一笑——又是同一拨人。这下好,是三家低端市场的IPC模组厂家打起来了。

借助着在低端IPC模组细分市场的强悍打法,雄迈在市场份额上一度占据过市场第三的位置。

2、G20,一战定乾坤
雄迈的这把第三的交椅并未坐稳多久,高清化以及智能化带来的行业变革,便直接带动了宇视的快速崛起,行业第三的位置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宇视第一次大范围在公众场合与大华、海康并列,还是在2016年的G20之上。当年,峰会结束不久,就有媒体打出了“G20安防三足鼎立”的标题,自此关于安防行业“海大宇”的名号开始逐渐被叫响,成为杭州安防企业的典型代表,而这时候,宇视成立也不过五年。

根据后来的资料考证,这一年的G20,堪称史上安保最严格的一次G20,整个杭州被划分出了6大核心区块:杭州萧山机场到主会场沿线、 G20峰会核心区及周边、 B20会议核心区及周边、西湖风景名胜区、领导人下榻宾馆区、G20文艺演出区。

核心区属全数完成动态人脸识别布控,全程“视频接力”应用,海大宇三家,各家都拿出了看家本领。

其中,海康威视主要负责的是综合平台的指挥调度,起安防大脑的作用。准备上,从前一年的三月海康威视就开始筹备,峰会期间则一举抽调200多精兵24小时实时坚守。

通过海康iVMS总平台,海康威视成功将数以十万计,不同品牌、不同传输模式、不同技术标准、不同操作平台的摄像头所监控到的视频,全部即时清晰地呈现在指挥中心的大屏上。实现在G20峰会期间,杭州市所有监控点位所有图像多层级平台同步传输、显示,所有视频联网互通。

大华则将此次活动定性为继9.3大阅兵和里约奥运会之后,大华的最高安保里程碑。此次安保中,大华同样提前一年开始筹备,并在7月份开始便组建“G20峰会安保业务专项工作组”,最终在峰会期间有2人进入最核心地区24小时现场保障,124人驻点各核心区域24小时值守,200余人随时待命,300人后台支撑,2000件备品备件……

据统计,在G20峰会所在的萧山行政区,公安部门的前端、存储、显控等设备大华股份占了近90%份额。在6大核心区块,大华股份一共提供2万余台/套安防设备和600人的专项技术保障/值守人员;运用了车辆大数据、人脸识别、人证合一、星光级超低照度、电子罗盘、视频接力、视频浓缩、视频萃取、全景拼接、红外热成像、交通态势等数十项新安防技术。

而前身为杭州华三通信公司存储及多媒体事业部,并且直到2011年才正式成立的宇视则在此次峰会中发挥了其与生俱来的IT基因,将科技感、平台化效用发挥到了极致。

通过在浙江省公安厅部署的宇视视频监控平台,宇视无缝对接10多家友商道路监控、场馆监控、高空监控、移动车载监控等全部前端,涵盖包括浙江省11个地市的30多万海量数据,搭建起了当时接入规模堪称全国大,设备种类多,业务丰富,海量数据并发的平台。

经此一役,海大宇的名号正式打响,安防行业的江湖混战也暂时告停了一小段落。

2018年7月,IHS 发布《2018全球视频监控信息服务报告》,海康以全球市场份额37.94%,位列全球第1位,大华以市场份额17.02%位列全球第2位,宇视则以2.8%的市场份额微距全球第六中国第三。

四、2017-2019:大安防时代来临,华为、AI、阿里强势杀来
进入2017,安防行业看似大局初定,海大宇三足鼎立,杭州深圳各安一隅,大家彼此互相竞争互相欣赏,偶尔还能开个小会大家一起聚一聚。

但潜藏在深海之下,新的对手正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2016年兴起的AI浪潮将安防行业的边界再一次扩大,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甚至城市综合管理都成为了建构在摄像头之上的综合大数据之力。

新入局者,瞄准着新的机遇正虎视眈眈。

当前,安防行业的新玩家总共分了三类:其一是以商汤、依图等为代表的一众AI视觉企业;其二是以华为为代表的ICT巨头,其三则是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

其中,华为最早入局,但是2012年前后就已经宣称要进入安防领域但直到2017年底才正式发力;凭借着海思芯、华为云以及一众生态中的AI企业形成集团军打法,从供应链到产品到上层建筑全面围攻。

做机器视觉的AI公司则是最积极的一批,他们正从芯片到算法到最后落地各寻出路,安防,是他们瞄上的第一块肥肉。

阿里则借着阿里云城市大脑的名号一时间响彻全国,杀了一众安防企业个措手不及。

一众后来者们,谁也离不开海大宇,但谁也都想挑战海大宇。面对IoT、AI领域的越来越细分的市场,此前的雪亮工程以及平安中国时期的大项目制以及赢者通吃的局面已经不再,AI能力、云服务能力以及方案落地能力成为了当前阶段摆在一众老牌安防企业面前的难题。

根据2018年7月8日发布的《IDC 2018中国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研究》中称,中科院出身的云从科技已经与全国400多家银行达成合作,为全国银行提供对比服务日均2.16亿次,公司产品已在29个省级行政区上线实战。

商汤则相继获得阿里等明星资本的融资后,又在9月10日获得软银中国的10亿美元巨额加盟,估值被抬至60亿美元,体量大概为2017年被千方科技45.46亿收购的宇视的数倍之多。

站在商汤身后顺便投资了千方(2017年前后收购了宇视科技)的阿里,自AI浪潮之后,阿里几乎将国内AI独角兽囊括大半,并借他们之手默默将触角延伸到了安防行业之中。

最凶猛的华为,则在2018年9月,一口气发布了基于“软件定义摄像机”概念的多款“星”系列摄像机,相较传统产品,“星”系列针对不同场景需求进行了硬件的侧重优化以更好落地,比如高感光镜头用于日夜全彩成像,全局快门侧重于高清卡口高速目标捕捉。

而一向处变不惊的海康也对此进行了回应,在海康的2018年三季度业绩会上,海康高管表示:“华为在推AI相机,但我认为华为进入这个市场是不合适的。这个行业价格敏感、碎片化,客户、产品、应用分散化……海康是华为的客户,不会针对海康;且AI芯片公司不只有华为。……华为和阿里才是竞争对手,不是海康的竞争对手。”

这一手连环太极云手打的温和而又巧妙,先是温和劝退,安防庙小,养不起你们这尊大佛;然后是威胁,我们是你的客户,不能破坏彼此的感情,更何况我们海康还有备胎的;最后是借力打力,将阿里立在了华为的对手位置,自己只顾喊加油。

后来胡扬忠本人也曾在多个场合针对华为入局表示“用通讯行业高成本的人力去跑安防,就像拿步枪打苍蝇一样,投入与产出是非常不匹配的。”

但这厢强敌还没劝退,屋外又刮起了大风。

美国时间2018年5月24日,美国众议院于通过一项增补提案:建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采购某些中国制造商供应的视频监控设备。其中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均位列其中。

而在接下来的物联网与泛安防时代海大宇面临的究竟是第二春还是寒冬?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传统安防领域,传统安防的天花板似乎已经肉眼可见。

结语:一部杭州安防史,折射出了十八年来的中国企业变革与技术发展
回顾过往杭州的安防历史,在这十八年中,既有来自杭州与深圳之间的产业集群博弈,同样也有海康大华、宇视、大立、雄迈等企业的各领风骚。

企业家在其中粉墨登场,轮番亮相,而政策的决策者与城市规划的推进者则隐藏幕后,助推了一次又一次产业洗牌的到来。

但技术始终是这个行业变化最重要的底色所在。十八年前,海康、大华作为数字化浪潮的第一批受益者随之崛起,而网络化时代的到来则将已经有了多年IT经验的宇视快速迎上,成为行业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当前,随着智能化的滚滚袭来,安防行业新的格局重塑再次到来,这一次,AI、云、互联网成为了其中登台的主角,而商汤、云从、华为、阿里则成为了其中最直接的受益者。

安防企业的玩法一直在随着技术发展而随之变化,甚至安防行业本身也随着这一次次的技术变革而不断的扩容、变化。

而无论杭州、深圳,还是海康威视、大华、宇视、商汤、华为,其实都是中国ITC与AI发展、国家安全建设的参与者与见证者。见微知著,我们看到的是杭州安防这18年来的变迁,背后折射的则是我国国企改制、技术发展以及城市规划的逆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这十八年中无论是依旧拼搏在一线的,还是成功上岸的,甚至是一直默默无闻的,都应该被铭记,被尊敬!


(本文转载自:智东西

深圳安防失落的十年 置顶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99 次浏览 • 2020-05-20 09:18 • 来自相关话题

2009至2019,是中国安防全面崛起的十年,同时也是深圳安防的失落十年。这十年间,中国安防行业总市值从1605亿元增长到7183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7%左右。其中,以杭州的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杭州宇视等为代表的一众安防明星企业更是抓住 ...查看全部

2009至2019,是中国安防全面崛起的十年,同时也是深圳安防的失落十年。

这十年间,中国安防行业总市值从1605亿元增长到7183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7%左右。其中,以杭州的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杭州宇视等为代表的一众安防明星企业更是抓住了这黄金十年崛起,奠定了霸主地位。

另一边,中国曾经的安防之都——深圳,以中安消、图敏、黄河等为代表的深圳派安防明星企业则在短暂的崛起辉煌之后,却陷入了长期的沉寂乃至分崩离析。

发展至如今,即使是在2018年营收居于深圳安防企业前列的英飞拓一年的营收也仅有42亿元(同年海康营收498亿元),在大的安防行业中,深圳派企业尽管在细分领域出现了一众代表性玩家,然而却始终未曾再复当年辉煌。

占据了时间的先发优势、地理上最优秀的贸易港口与发达产业链建设,然而却始终未能出现一个类似“海大宇”(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杭州宇视)的存在,深圳安防这十年来的发展不可谓不惜令人唏嘘。

那么过去十年多,深圳安防究竟经历了什么?

又是什么,导致曾经的安防之都深圳没能出现如今的“海大宇”?

最后,在错过成为“海大宇”之后,深圳安防企业们的生存状态以及未来又在何方?

通过深入走访云天励飞、巨龙、朗驰创欣等多家代表性深圳安防企业,与行业内人士进行深入交谈,我们试图还原这一场长达十年的安防产业变迁背后最隐秘的推动力,以及隐藏在这一段历史之中,曾经深圳安防中那些闪耀一时的明星,与如今依旧坚持在一线,深圳安防企业们的生存百态。

一、本能成为海康、宇视的图敏与中兴力维
毫不夸张的说,作为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发展起来的一个城市,深圳算得上是中国安防行业最初的发源地,三十多年前,正是从这里三星、泰科、博世等一众国外知名安防企业的产品流入内地,并从零到一,培养起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安防产品代理商。而上世纪的那时候,中国安防市场,还正是外商的天下。

而在这之后,得益于深圳发达的电子制造业以及完善的供应链体系,深圳本土安防又快速崛起,在2013年之前,都牢牢占据着中国安防之都的地位。巅峰时期,这里曾经一度孕育了出近四千家安防企业,其中不乏中安消、朗驰创欣、波粒、中兴力维、图敏、黄河等一众在安防史上曾赫赫有名的企业存在。

如果对历史进行复盘,我们会发现,他们本有机会成为来自深圳的“海大宇”,但是最终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退居二线,成为一个个让人回忆时不禁扼腕叹息的存在。

如今,已经淡出一线的图敏正是其中代表,与杭州遥遥相对,这家企业与海康一同创立,一同以板卡起家,也几乎一同迈向前端市场,然而最终的发展各有不同。

这是一家以DVR板卡起家的安防企业,与海康前后脚在2001年出生。成立之后不久,图敏路子与同时期的海康几乎如出一辙,相继推出了MPEG4/H264 硬压缩全系列音视频压缩板卡和单路以及二路、四路、八路、十六路全实时嵌入式DVR 车载式DVR,产品广泛地应用于国内外金融、电力、邮政、军队、公安、交通、水利、监狱、商场、码头、车站等场景之中。

那一时期,以图敏为主力,深圳安防的DVR销量曾经一度占到全国市场30%的市场份额,与彼时的海康威视成南北对立的态势。

但是海康后来从后端逐渐走向前端,完成从DVR、NVR、前端摄像头等产品全线覆盖,并一路发展壮大。而图敏却在之后发生了人才的分崩离析,企业发展也自此止步不前。

从图敏的视频编解码产品线之中,后来一共诞生了三家影响深远的企业:黄河数字技术、深奥和朗驰创欣。

而这三家之中,生存的比较出彩也最先独立的当属朗驰创欣。最初做了几年嵌入式产品开发之后,朗驰创欣敏锐的感受到市场压力果断转型红外机器人以及其他智能红外产品研发之中,并计划在今年再次上市。

而黄河数字技术则一度是曾有实力成为深圳安防代表性力量的一家,其网络摄像机产品无论在技术还是产品质量上都是佼佼者的存在,并在2009年被加创并购,并由加创创始人詹建龙亲自坐镇。

与此同时,2009年前后,加创又相继并购了以安防系统软件平台开发为主体业务的北京先进视讯科技有限公司,巨大的业务联盟形成之后,加创在一时之间也成为了行业内炙手可热的炸鸡子,但是辉煌最终却并未持续多久,在海康威视以及大华等杭州企业2013年前后的低价攻势之下,最终陷入节节败退。

勉力支撑到2017年,黄河正式宣告破产。

后来有黄河内部出身的人士回忆表示,当年黄河的失败其实是内外因素综合产生的结果。

其中,最大的外因来自市场竞争的加速,2013年前后,国内海康威视、大华等企业的大量低端产品相继投入市场,在价格与质量的双重压力之下,包括黄河在内一大波深圳安防企业纷纷进入过冬状态,乃至关门、转型。

而在国外方面,这一时期黄河的安防产品的市场则尚未打开。与此同时,重压之下的深圳安防企业内部之间的价格战则成为了压垮黄河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这些且都是后话。如果说与海康一同成长起来的图敏是中国安防企业发展在杭州与深圳的一体两面,那么与宇视与一样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中兴力维则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中兴力维的前身为中兴通讯监控产品线,在1995年开始为通信网络健康运营提供保障服务,后来于2005年正式独立运营,成立中兴力维正式切入安防市场。

对照宇视的发展:2006年开始进入市场,之后相继随着华三(历史上曾经是华为的子公司)被卖身3com又转手惠普,最终到了2011年才从华三存储及多媒体事业部整体剥离、独立运营,之后又遇到冲击港股失利,最后通过与千方重组完成曲线上市一系列波折,最终通过一系列高端产品的市场研发稳坐安防老三的市场位置。

两家企业同样出身于中国最顶尖的通信巨头之中,也几乎同一时间切入市场,通过十多年的市场耕耘,中兴力维则将目光重点放在了方案集成领域,在细分领域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自主企业尚是如此,那些曾经名赫一时的外企代工厂则早已经湮没在行业发展的烟尘之中。

在与深圳相隔不远的广州,成立于2001年的伟昊科技曾凭借着三星安防全系列产品总代理的身份赚的盆满钵满。可惜,国产安防崛起的太快,2001年才成立的伟昊科技一方面并没有享受到多久的外企红利,另一方面也没能早早的投入到自主研发的路线中去,因此早早便退居二线,就连副总裁黄辉栋也在后来被明星AI企业格灵深瞳挖走,成为老东家的对手。

而三星这厢,则在2016卖身韩华,从三星泰科改名成为了韩华泰科。

二、风光不再的中安消:资本运作的泡沫与横向并购的失败
与图敏、黄河同时代,深圳还有一家叫做中安消的企业,根据官方资料,中安消首次上市于2005年,时名中国安防技术有限公司(也称CSST),其主营业务为安防运营服务,与此同时,中安消也是当时我国唯一一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安防企业。在那个海康与大华还都只有四年历史的时间节点上美股上市,中安消不可谓不风光。

然而作为中国安防历史上不可多得的异类,中安消之所以至今仍在市场上被屡屡提起,却与其产品或服务几乎毫不相干,而是由于其创始人涂国身惊人的资本运作大法。

仅仅美股上市前后的几年,中安消就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活动发起了30多起战略性并购,被称为当时的“中国安防航母”。

2007年6月28日,北京昆仑饭店,时名安防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的中安消一口气将成立庆典、战略并购及合作新闻发布会以及全国工程商合作伙伴交流会四场大会合而为一。

大会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常,时任中安消高管、被收购企业高管、公安部与安防协会领导专家、建设银行在内的金融行业代表以及一众业内同行纷纷到场观摩。

在此次会议上,深圳豪恩、九鼎集团、上海诚丰、深圳宏天智、武汉恒亿、常州明景、杭州天视、深圳艾礼安、北京先进视讯、北京冠林神州、深圳创冠、北京达明、北京冠林盈科等当时行业内知名的安防企业同台亮相。

大会现场,曾经的豪恩总裁陈清锋感慨的无语言表,甚至直言这次并购合作对他来说就像“心爱的女儿要出嫁了”。

或许,当年人看中安消的收购大法,即使不是北冥神功,也是一套吸星大法,谁曾想,十年后回望,却是一套彻头彻尾的七伤拳,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过后,许多被收购的企业老板后来都选择了“二次创业”。而中安消自身又无法将这些本就技术含量不高的企业进行很好的横向整合,最终只成为了一个松散的用于充营收数据的安防联盟。

甚至就连卖身中安消,成为上市企业一份子的老板们,也不相信中安消的神话。将“亲闺女”嫁出去后,曾经的豪恩总裁陈清锋一年后选择以中安消三股东的身份与“亲闺女”与“女婿”告别,从2008年开始,陈清锋就开始从股市中慢慢退出了自己的股份,转型实业家,业余做做投资,而新的企业名字依旧叫豪恩。

事实上,豪恩已经算是成功登陆的一家,在中安消的神话逐渐破灭的这一过程中,更为心酸的一家企业叫先进视讯。就在2007年的那场大会上宣布加入中安消联盟仅三个月过后,2007年9月,北京先进视讯总经理陆福明发表声明:先进视讯正式退出CSST并购。

但故事的高潮还远不止如此,还记得前面提到的收购了黄河数字的加创电子吗?2009年3月9日,加创电子发布新闻稿,宣布公司已经完成对北京先进视讯科技有限公司的58.6%的股权并购,先进视讯至此彻底成为了加创的子公司。

然而,加创电子日后的发展,从黄河数字技术的发展历史中我们不言自明,“嫁了两次女儿”的先进视讯老板,虽然不乏深入做安防的实力,但是大概缺乏了一双识英雄的慧眼,连续两次精准踩雷,实属不易。

而先进视讯的“前夫”中安消,资本运作大法的威力也并未持续太久,2012年中安消市值还在25亿左右,经历六年的运作之后,如今更名ST中安的中安消2018年市值却仅剩19.63亿元,相较年复合增长率17%的中国安防行业发展,一路逆势下行。

三、错过了成为“海大宇”的深圳,安防路在何方?
接着最开始的故事,我们继续讲下去。其实在图敏逐渐没落之后,这家传奇企业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从这里曾经相继走出三家知名的企业:朗驰欣创、深圳黄河数字、以及深奥。

其中,黄河数字曾一度在中国安防行业的网络监控领域占据行业前三的位置。但是由于经营等多方面原因,黄河在后来逐渐走向了衰落。而从黄河之中,又孵化一家至今依旧在市场中占有稳固地位的细分领域明星企业——深圳巨龙创视,在前一段时间的走访中,智东西也亲自拜会了这家企业,并与其创始人进行了深入交流。

巨龙创视由曾经的黄河研发总监孙成智创立,在2013年,孙成智离开黄河独立创业,目光依旧瞄准老行当,做安防行业的软硬件方案提供商。

凭借着此前积累多年的研发经验以及清晰的定位,巨龙并未选择直接与来自杭州的海大宇硬碰,而是选择智慧校园、智慧社区等更加细分的方向。与此同时,凭借着在硬件上的积累与行业认知,巨龙还与商汤、旷视等企业达成合作,成为其摄像头、智能分析盒子等产品的主要代工厂商之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清晰定位。

与黄河一道,同样出身自图敏的朗驰欣创则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在2005年创业之前,曾作为图敏研发工程师的彭志远曾先后参与图敏系企业的球形摄像机、音视频压缩卡以及DVR的设计。而在创业之后,彭志远也一度带着朗驰欣创在IPC模组市场成为业界翘楚。

但是与巨龙不同,早在2009年前后,朗驰欣创团队就已经提前感受到了IPC市场的逐渐向巨头集中的趋势,恰逢在一次比赛看到了一组来自成电学生的比赛成果,朗驰欣创从中发现了来自红外检测行业的一次巨大机会。

也正是从那时起,朗驰欣创开始逐步退出传统的IPC模组市场,并主攻红外检测方向。在最开始的两年中,对于工业领域的红外巡检,当时国内尚处起步阶段,据朗驰欣创的销售总监吴宁表示,当时的大力投入差点让朗驰从行业的先驱一转成为先烈。

但好在从2010年前后,国家电网的红外巡检开始招标,一台设备起步价就在百万级别,而当时国内能做红外电力巡检的企业尚不多见,朗驰欣创也自此成为了其中最早收割行业红利的一批。时至今日,朗驰欣创早已完成从传统安防向红外安防行业的转身,在智能红外机器人以及智能红外设备两大领域成为新的行业翘楚。

而这两家企业的历史发展与现状,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深圳安防行业过去的发展历程与如今新的生存模式。

对于深圳安防企业到底为什么难以做大,如今的巨龙创始人孙成智以及一位行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过于便利的产业链发展反而成为了很多深圳安防行业发展的一大瓶颈所在。

具体来说,以华强北为代表,凭借着丰富的电子零器件、五金元器件等资源,很多深圳的安防创业者只需打车去华强北转一圈,产业链就能够基本搭建完成。

与此同时,深圳浓厚的创业氛围加持,往往企业还未真正做强,便有核心员工离职创业,因此曾有人笑言在2012年前后,深圳安防的现状是近万CEO齐聚深圳。

长此以往,企业一方面是无法做大,另一方面,也难以形成核心的技术以及资源积累,一旦面临大企业的降维打击,自然哀嚎一片。

更何况,一直以来安防都是一个以技术为驱动的行业,以杭州为例,仅仅宇视一家,截止2018年年底,专利数量就已经达到1869件,其中发明专利占比83%,而对于深圳的许多中小安防企业而言,一方面既缺乏像浙江那样的丰富高校人才来源,另一方面,企业难以做大在技术上的积累也自然一穷二白。

尽管浓厚的创业氛围与资金加持,深圳在短期内曾创下四千多家安防企业数量的盛况,但是云龙混杂才是真正的行业现实,2013年前后,随着安防行业的巨头效应进一步增强,深圳企业应声一多倒闭千家,有的直接老板本人跑路,做工厂的被人追债搬空了设备,搞出口的直接出血甩卖,其中深圳中科视安则因为欠债3000余万,老板直接失联。

此外,来自杭州的压力,又为深圳企业内部的争斗点了一把火,为了生存,深圳企业内部也掀起了一轮猛烈的价格战,进一步价格越低,质量越差,深圳小微企业的安防口碑也就越来越差,一连串的连锁效应之下,淘汰进一步加速。

但是好在,经历过一轮血的教训之后,深圳一些安防企业最终觉醒,虽然已经错过了成为巨头的机会,但是却在诸如屏幕、IPC代工、家用市场等一众细分领域中,找到了自己的强项所在,最终以一种顽强的姿态存活下来。2018年,英飞拓整体营收达42亿,与宇视同年营收相差无几,以创维群欣为代表,一众屏幕厂家也同样在安防领域大放异彩。

此外,加上搅局者华为,以及以云天励飞为代表的一众AI企业加入战局,深圳安防经历了没落十年之后,又以一种新的姿态重返战场。

结语:十年之后,安防的大淘汰依旧在继续
如果仅仅看这十年的发展,无论天时地利人和,深圳本都可能出现一批不差于海康、大华、宇视的企业存在。而其中的图敏、波粒、黄河、中安消更是其中长袖善舞的代表。

进一步将眼光拉长,放到中国安防这四十年的历史来看,深圳安防从行业刚起步时的一枝独秀,到2001年与杭州一同“种子选手”频出,但是由于资金、技术、竞争等等原因,企业却一直未能在规模上做大,或者未在技术上做强。甚至在2013年前后,受到来自杭州企业发起的价格与质量攻势后一时间被杀得无所适从,上千家企业纷纷倒闭关门。

但市场的淘汰却从未就此停止,随着新入局者的加入,安防市场随着物联网、AI技术加持而开启的新一轮扩容。市场竞争只会越来越烈,而真正生存下来的企业,一方面要有足够的技术支撑,另一方面,清晰的定位也是不可或缺的内容。

在新的机遇面前,大浪会淘走砂砾,也会留下珍珠。

(本文转载自:智东西

联系方式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 次浏览 • 2020-07-10 16:24 • 来自相关话题

网站更新记录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 次浏览 • 2020-07-10 16:23 • 来自相关话题

网站logo及字体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 次浏览 • 2020-07-10 16:22 • 来自相关话题

关于本站

默认分类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2020-07-10 16:20 • 来自相关话题

关于本站

关于本站

4G Cat.1 的 IPCamera 会有哪些应用场景,目前有哪些领头羊

产品与技术YU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4 次浏览 • 2020-07-10 15:38 • 来自相关话题

怎么理解摄像机宽动态范围120dB?

基础知识YU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58 次浏览 • 2020-06-17 22:56 • 来自相关话题

使用热成像技术测量筛查人体体温的原理及问题

解决方案YU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72 次浏览 • 2020-05-26 09:56 • 来自相关话题

- COVID-19因为疫情缘故,世界各地都陷入恐慌和无序中。在日常生产生活中,这次疫情初步的判定筛选标准就是体温超过37.3℃。于是各种红外测温设备在疫情防护中展露头脚,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可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查看全部

- COVID-19

因为疫情缘故,世界各地都陷入恐慌和无序中。在日常生产生活中,这次疫情初步的判定筛选标准就是体温超过37.3℃。于是各种红外测温设备在疫情防护中展露头脚,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可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为什么很多红外测温设备,测量出来的人体温差别那么大,红外测温真实可靠吗?对疫情防护真的有帮助吗?
要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们先从红外测温的原理说起。

原理

任何物体只要它的温度高于绝对零度(-273.15℃),就会向外部发射热辐射,同时也吸收其他物体发射的热辐射,物体温度不同,其辐射出的能量也不同,且辐射波的波长也不同,但总是包含着红外辐射在内。1000℃度以下的物体,其热辐射中最强的电磁波是红外波,所以对物体自身红外辐射的测量,便能准确测定它的表面温度。
基尔霍夫定律(热辐射定律)认为:在热平衡状态的物体所辐射的能量与吸收率之比与物体本身物性无关,只与波长和温度有关。

黑体

如果有一个物体,已知他的辐射能量和吸收能量之比,那用这个物体做标准,探测出附近目标物体辐射的热量,我们就能反推出他的表面温度(反推的过程,方法有很多)。这个作为标准的物体被称为绝对黑体,简称黑体。

黑体

黑体是这样定义的:它能够在任何温度下将辐射到它表面上的任何波长的能量全部吸收。这意味着黑体的辐射热量和吸收热量的比值为1。因为黑体的这个特性,在实际测温中,可以把黑体用来作为标准,来测量其他物体温度。
黑体的标定可以在生产环节进行,也可以在现场环境中在线标定。但这仅仅是理论上,在实际环节中,有多方面原因会影响到温度测量的精确度。

影响人体测温准确性的因素

通过以上分析,如果测量一个人的体温,会有以下三个方面影响测量温度的准确性:人体本身,热量传输过程,红外探测器。

人体本身温度

  • 环境温度会影响人体体温。
  • 不同的运动状态会影响人的体温,比如刚跑完步,人的体温会偏高。
  • 人体早晚会有温差,凌晨最低,下午达到最高,然后又逐渐下降。女性体温一般略高于男性体温。
  • 人体体表不同地方温度不一样。额头的表面无遮挡、毛细血管分布密集、温度分布比较均匀,是较好的测温点。
    上面说到黑体的辐射率是1,用黑体做标准,人体的大约是0.98,近似于黑体(实际黑体也很难达到1),所以有些实际测温中,直接把人当黑体来处理。这种办法也未尝不可。
    常见物质的发射率

热量传输过程

物体发射的热能只同温度和波长有关,同时红外波段集中了绝大部分的辐射能量。要探测温度,我们无需探测全波段的能量,只用研究红外波段。
物体的红外辐射与大气的穿透性和波长有很大关系。很幸运,上帝给我们开了几扇窗(学名:红外大气窗口),主要的大气窗口包括包括 2μm -2.6μm,3μm~ 6μm 和 8μm~14μm。红外热成像技术就是在利用红外辐射的“大气窗口”。(很多红外探测器选择锗玻璃镜头就是因为,锗玻璃在2-16μm波段具有很好的透光性能,且化学性质稳定。)
红外辐射大气窗口

虽然是窗口,但透射比还是没有达到1,所以热辐射受距离影响会有一定的衰减。距离近时,我们把问题简化,忽略掉影响;距离远时,红外电磁波在空气中传播会受到二氧化碳等气体的吸收,造成能量衰减,需要考虑相应的温度补偿。

红外探测器

将热辐射转换为电信号常用的有两类探测器:A 基于热电堆(热电偶)的探测器;B 基于电阻微测辐射原理的探测器。

基于热电堆(热电偶)的探测器

额温枪、人脸测温平板大多采用这种方案。常见的厂家品牌有迈来芯、海曼、安费诺,台湾的众智以及大陆的上海烨映等。

基于热电堆(热电偶)的探测器

基于电阻微测辐射原理的探测器

热敏电阻受红外辐射影响,会产生温度改变,进而改变电阻阻值,读出由电阻阻值改变造成的电压变化即可获得红外辐射的数值。

基于电阻微测辐射原理的探测器热成像仪多采用这种原理,一般工业和医用的多为非制冷型,军事领域一般多用制冷型。按热敏电阻材料不同,又有采用氧化钒(VOx)的方案和非晶硅(α-Si))的方案。这里领军的企业有国际上的FLIR 、ULIS,国内的高德红外、大立科技、睿创微纳、海康微影(海康威视子公司)等。

考虑的问题

从热成像探测器得到的信号和物体温度不是线性关系,所以问题很复杂,我们很难得到比较准确的人体温度。但是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努力:- 把人当黑体,通过AI算法,做好测温区域的选择,确定好实时在线标定的策略,有些AI测温摄像机采用这种做法。- 把黑体加入到应用场景,实时在线定标。这种办法虽然麻烦,成本大,但是测量的数据比较准确,实际精度能达到±0.3℃。目前广州地铁有部分出入口采用的是这种方式。这是比较负责的做法。

加入黑体的人体红外测温筛查- 使用黑体定标,还有一个时效性问题。一般在室内温度,环境都比较稳定,一次定标以后可以比较长时间使用这个标准。但是如果环境,温度随着时间变化了,那就需要重新定标。比如海康某款手持测温热像仪标注测温精度≤±0.3℃,特别注明了单次标定半小时内有效。- 不加黑体,红外热成像仪测温精度目前最好应该能到±0.5℃。普通额温枪精度一般是±0.3℃,而推荐的最佳测试距离是3cm-5cm。现在一些人脸测温平板为了人脸识别的需要,建议的最佳测试距离是0.5-15m。测温距离远了,精度肯定下降。需要有比较好的办法补偿。- 热成像仪领军企业FLIR不建议把热成像设备用来直接测量读取人体体温,他们提供了另一个思路。使用热成像摄像机把人群中体温偏高的人找出来,然后再二次测温确认。定量测试很困难,但是定性却比较容易。

It’s true that a person’s general skin temperature is typically not equal to the person’s core temperature. That doesn’t detract from the use of thermal cameras to detect elevated skin temperatures, however. Thermal cameras are useful in this role because the goal is not to measure absolute skin temperature, but to differentiate people who have an elevated skin temperature compared to others while also considering the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 of the location.- 关于37.3℃这个温度标准问题。体温≥37.3℃的人员需要隔离,这个标准是医学方面的专家提出来的,因为体温≥37.3℃属于发烧了。实际操作中,我们用红外测温设备测试时是否也把标准定为37.3℃,这个问题需要思考下。- 人脸识别摄像模组和热成像芯片整合到一起,考虑散热问题。需要保证热成像芯片周围温度稳定,不因长时间工作,导致芯片周边温度升高,影响探测精度。

参考资料:

1. 绝对黑体

2. 红外测温这些事

3. 多人测温·人脸跟踪——朗驰欣创重磅发布智能双光体温筛查仪ND99H

4. FLIR: Efficient, Effective High-Traffic Area Screening

5. 海康威视手持测温热像仪

6. 非接触式红外测温仪使用说明

7. 超高精度人体测温 大华股份用科技筑牢防疫堡垒